白炽灯喷溅上了血,卫生间顿时出现诡异的红色。我有些埋怨自己的冲动。为什么要那么突然割断他的大动脉,现在好了,白色瓷砖墙上瞬间喷上大片的鲜红色,洗手台上也有,地上更是血流成河。我真没想到,一个不足10岁的孩子居然会流这么多的血!
那具小身体就离我不足半米远,脖子诡异扭曲的倒转着,一道可怖的伤口,咧着鲜红的结缔组织,碎肉没有了皮肤的约束,有些争先恐后的挤到边缘。
小家伙那张稚嫩的脸很像我。我忽然又想起他渐渐长大的足迹,那种陡然的清醒叫我心痛的发抖,我立刻阻止了那恶心的温情蔓延!
我必须弄死这个孽障!没有他,我就会幸福一点!是他拖累了老子!是他!
我牙咬的咯咯响,握了握手里的剔骨刀!好像看着的不是我的儿子,而是我的杀父仇人般!这样想叫我舒服多了。什么儿子!老子没有了这一个,还有一个女儿!谁叫他不听话!不听话就该死!老子已经够苦了,他妈的小畜生就不能懂点事吗?!
我又想起了一小时前的事情。
这段时间失业,我给哥们看工厂大门,一个月工资不多,也就2000多,可是有个好处就是能够及时回来给儿子女儿做饭。自从离婚后,我又当妈又当爹,烦透了苦透了,我真的够够的!生活比我想的操蛋的多,我刚离婚那时候的豪言壮语全他妈见鬼了!
一年的光景,我就不想活了。因为我实在看不到未来。可是我放不下两个孩子。
大点的今年9岁,小女儿才5岁。我死了,谁来给我养啊。他们就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了。这社会多残酷,有爹有妈的都混不好,没爹没娘的孩子,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为了他们,我打起精神的活!
原来单位的老板嫌我迟到早退的多,我忍痛辞职。哥们从前屁都不是,如今却是我老板。这屈辱我也得受。除了这些,家里人的念叨,同学邻居的八卦,我都得受着,谁叫我没本事,老婆都看不住。我忍辱负重,我活的憋屈,我活的狗都不如。可在一小时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了我自己的亲生儿子!
都是这小畜生逼我的!他说,爸,我就想买个足球,也不贵,才九十多。
我艹!才九十多,我真不知道这小畜生怎么说出的这话。他老子一个月才2000多!不抽烟不喝酒,勒着裤带省吃俭用的攒钱,就为了将来把钱用到刀刃上,让他们能有个好前程!可他到好,一张嘴就是九十多,还不贵!
心里已经怒火翻天。可我忍了。我劝自己,男孩子嘛,谁不喜欢足球呢。更何况,现在足球本来就不便宜。所以我好言好语的劝他,我说你已经四年级了,学习为重,想玩的话,就在学校玩一玩,没必要专门买一个嘛。
没想到小畜生死活听不进去!撒泼打滚的闹!嘴里还大骂我,别的爸爸都给孩子买,就你不买!你不是我爸爸!我不要你这个爸爸!你去死!
那一刻,你们能体会到我有多伤心吗?
我吃苦受累,一心一意想要培养长大的孩子;我饱受委屈,衷心期盼成才的孩子。他居然因为一个篮球就叫我去死!
我他妈不死!要死也是这个小畜生!
我提着他的脖领子,抓小鸡一般的将他丢进卫生间。他看出来我的疯狂,吓得哭天抢地。可我听不见。我心里就一个念头,弄死这个小畜生!留着他,日后也是不孝子!
我冲出去在厨房找到剔骨刀,出来忽然看见他想跑,而且已经到了客厅门口。我胸腔的怒火更不可收拾,上去一把将他夹在胳膊下。
这小子大约是知道要死了。挣扎的如同一条沙滩上缺水的鱼。短短的距离,折腾的我满头大汗。以至于刚一进卫生间,我啪的将他甩到墙边,这小畜生又要跑,我冲动的就是一刀!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脖子上的血已经喷了我一脸!
我真的杀了这小畜生?有那么一瞬间我深深地恐惧。接着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阻止恐惧的蔓延。我自言自语,你他妈不想进局子住一辈子,就紧处理!

是,这才是我眼前的重点!我还有一个女儿照顾!儿子死了,我就把所有的爱都给女儿就好了!我再次握了握剔骨刀,想起还在幼儿园的女儿,终于镇定了许多。

我看着面前的小尸体,蹲下来研究了下。想了想,忽然出去厨房又找到半瓶红星二锅头。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这一瓶还是几个月前老爹过来看我,我们爷俩喝剩下的。我没舍得扔,就一直放着。
现在到是派上了用场了。我一仰脖子喝下了那二两酒。顿了顿,扔了酒瓶扯下架子上的一条毛巾,开始打扫周边的血迹。
首先是白炽灯!一面被喷上了鲜血,让卫生间变的诡异。一半沉浸在红色的如同地狱的光芒里,一半则那样明亮。
我站在红色的一面琢磨。

虽然我知道大动脉突然受到损伤,鲜血会喷溅而出。甚至现在法医学还多了一项血液喷溅状态分析课。可是亲眼目睹,那大动脉的血,如同水龙头被堵住三分之一喷溅出来到足有离地2米2的白炽灯上,还是觉得神奇!
原来电视上的死亡都他妈是假的!想了一阵我又骂自己傻逼。这时候去想什么电视剧呢!
关了灯,我找了把凳子,仔仔细细的擦完灯泡。庆幸的是,飚出来的血迹只溅射到灯泡上,吊顶其他处到是干净。这叫我松了一口。不然的话,收拾起来还真是费劲。
接下来就到了墙面了。这个到不费劲,因为都是白瓷砖,很容易就清理出来了。与此同时,我还将花洒打开。地上的血水被稀释,一股股的流向下水道口。
现在就到了重头戏了。分尸!是的,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可行!
虽然我也想过将儿子带到荒郊野地埋掉。可是又怕到时候被人发现。只要尸体被找到,我就是死路一条。反过来讲,只要尸体找不到,就算警察在怎么调查,也没用!
我打定了主意的同时,酒精终于也挥发了出来。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上一阵阵的冒虚汗,我干脆脱了半截袖,露出瘦骨嶙峋的膀子。
一侧脸,从卫生间的镜子里看见我狼狈的样子,手里滴血的剔骨刀,脸上没有擦干净的血迹,因为没有睡好的青眼圈,还有好几天没有刮的青胡茬。真像个屠夫!
我无意识的嗤笑一声,终于蹲下来,愣了愣,轻轻伸手去触摸儿子的皮肤。还带着温热,没有凉透。我猛不丁的记起,一小时前他从被窝里爬出来,像只章鱼一样粘在我的身上。
他和妹妹最喜欢在早上醒来的时候,到我的身上粘一会。我也很享受那一阵的肌肤相亲,那叫我觉得我们亲密无间。有时候我会讲个简短的故事给他听,有时候咯吱他的痒痒,逗的他哈哈大笑……
意识到自己在颤抖。我反手打了一耳光在脸上。终于镇定了……
打量儿子的身体。他只有1米4.同龄人孩子里算是比较矮的。体重也算偏低,只有35公斤。这样的一具尸体处理起来,应该是不会太难吧。
打量儿子的身体。他只有1米4.同龄人孩子里算是比较矮的。体重也算偏低,只有35公斤。这样的一具尸体处理起来,应该是不会太难吧。
我这样想着,跪在了儿子的脚边。我决定先从四肢开始,也许是儿子的脸给我的刺激太大,我下意识的不想先从那里进行。
我莫名的颤抖起了手,缓缓的抓住了他结识的小腿。猛不丁又记起儿子班主任的话,她说别看你家儿子瘦,可是浑身都是劲。尤其是那小长腿,满操场尽是他的影子!
我心颤了下。眼眶泛红高高的扬起了头。手抖的更厉害了……
许久后,我放下儿子的小腿。我想,我还是应该从手臂开始。他的手臂看起来更纤细。
我抖着手抓住了他的手。一瞬间心底汹涌的热浪从来。我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
这只小手,我曾经拉着他蹒跚学步,曾经握着教他学写字,学画画。曾经紧紧的握着,怕被他妈妈抢走。我的儿子,修长的小手,如今这样冰冷的搭在我的掌心了。
我咬着牙关,忽然转身,狠狠的撞到墙壁上,狠狠的就想要撞死了算了。我鼻涕眼泪的流,痛苦的无以复加……
又是半小时过去了吧。我的脑袋更混沉了。我摇摇晃晃失魂落魄的转身,现在我应该从哪里来呢?忽然间,我看见他脖子上翻卷的伤口。
那伤口很深了,也许在用点力气,他的脑袋就能取下来吧。
我伸了几次手,才缓缓的摸到了他的脖子。就在此时,儿子忽然抽搐了下,那原本是向下的脸,忽然正对上了我。
我吓了一跳,等了半天,他又不动了。我无可奈何的盯上了他的小脸。他是那么像我,高高的颧骨,浓眉大眼。都说我儿子长大后会是个大帅哥。就是性子淘气了点。
那时候我怎么护短的?我说,男孩子嘛,淘气点才有出息。
现在他僵硬的趴在这里,终于不再淘气了。安静了,终于安静了……
心底某和地方如同开了闸,无法收拾。我开始像醉了一般摇头晃脑,身体颤抖的我已经感觉不到频率。脸上也许是眼泪也许还有鼻涕,谁知道呢。
下一刻我一把报起了儿子的尸体。我紧紧的抱着,大张着嘴,喉咙里发不出半点声音!我养了九年的儿子啊!我曾经因为他的降生无限欢喜,曾经因为他的第一声爸爸激动万分,曾经牵着他的小手下定决心守护他到死。可现在,他变成了一具尸体,就在我的怀里!
嗷!嗷!儿子啊!儿子啊!
我疯了般的大吼!心底的魔鬼退去,留下是人性里的软弱无比!我痛的无以复加,只恨不得现在就死去。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在这如同炼狱一般的卫生间里!他清晰的叫:“老爸,你发烧了。”
我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有种莫大的惊喜。我快速低头看我怀里的‘尸体’。惊讶的发现,他脖子上压根没有什么伤口。
这是怎么回事?我赫然惊醒,客厅餐桌上是那半瓶二锅头。我在沙发上睡着,儿子在我怀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想在去追究了。我知道的就是,我儿子没死。没死!我激动的大叫。紧紧的抱着那小身体。语无伦次的大叫:“儿子,你要足球是不是,爸给你买!买!你还要什么,爸都给你买!砸锅卖铁我也要给你买!”
儿子被我抱的很紧,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雀跃:“真的吗?老爸!”
“真的!真的!爸给你买!”天知道这句话里夹杂了我多少的伤心和后悔!
可是微微的沉默后,我等来的却是儿子的一句。“老爸,足球太贵了。我不要了。你都生病了,我给你买药去。”
他挣扎的从我怀里出来,真的忙碌去为我倒水。他小小的身体在客厅里周旋着,小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班主任今天如何夸他。忽然间,我就泪如雨下。
我也许是个窝囊废,可我不能不是人。这一刻,我对现在承受着的痛苦生活终于释然,就算孩子们不感激又如何,谁叫我是他们的父亲,只要我活着,就是他们唯一的依靠。人生的路那么漫长,现在不懂事又如何,我在做一个人该做的事情而已。
我要好好好的守护他们长大,就算在多委屈,也绝不会让心底的魔鬼主导我的大脑!绝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