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一个人。
秋天是灿烂的,冬天是浪漫的。
他就在这里,也在那里。
饥饿使他的肉体倒下。
但是有什么能让他的精神溃散呢?
冬天也把吉他染上了灰白。
和他的脸色一样的灰白。
他抠着靠着墙的苔藓。
吞下肚,嗯,味道还不错。
如果有点番茄酱就更好了。
唯一的口袋里装着一把纹路早已被破坏的树叶。
这至少能让他盼到了下一年的秋天了吧?
尽管现在是冬天。
圣诞节?哦对不起我不过。
除夕?哦对不起我不过。
我说啊。
生命就是从今年的冬天等到明年的秋天。
又从明年的秋天拥抱冬天。
夜是寒寂的。
从远处飘来悄悄的歌声:
My songs beckon softly through the night to you.....
 
我的歌声穿过黑夜,向你轻轻飞去....’ 
舒伯特的小夜曲,他也会唱呢:
Come to me beloved, below in the quiet grove. 
 
在这寂静的小树林里,爱人,我等着你。’
然后他摇了摇头。
雾气散了,歌声停了。
他往口袋里摸了摸。
树叶还在呢。
一年后,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