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一直在盘旋、翻转
可是并不滑过或者
飞跃进过复杂的眼神
就那么跳、跳
瞧, 它跳到了你头饰上
跳蹿跳蹿
就是那么欢乐

虫子很冷
它在颤动
——摇摇晃晃
甩不掉的伤痛

栀子花等了一个四季
总是嗅不到醉如春风的花
后来
才知道,那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一颗种子
被风带来的一颗小小的种子
落在地上,溅起一点尘
却没能见到阳光

老屋里总能瞥到一块块白点
老人说
没住久了,那个是墙渗出的汗
嗯,那是墙的泪
淡色的、咸的
很久很久以前,竟是这样的清晰……

捧起满目疮痍的鱼缸
曾经养的金鱼死很久了
轻轻地吹
扬起的回忆落尽了我的眼睛
视线逐渐模糊
却不是哭
只是,摸着摸着
轻轻地叹

想起了曾经那个
不能在阳光下奔跑的小伙伴
我们曾经玩得那么开心呢
我也说过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岁月荏苒
可惜他直到被上帝带走时
都没有,‘脚’踏实地过
‘走和跑是什么感觉呢?’
他曾经这样问过我
‘嗯,是很美好的感觉。’
如果时光倒带,我会对他说

榕江的水还在长流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
朴树的歌,莫名让我
为那段时光
铭刻上了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