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的是忧郁的男人
跳动着音符的钢琴
上帝之名
深蓝色的眼睛无法覆盖那光芒
或者是礼服看起来那么的陈旧
或许是银白色的头发显得枷锁
黑白键交织
他在逝去的流年中听见了
是的,他听见了
命运、悲怆
在渺茫中点亮的音符

那里躺着的是一个诗人
天空在他的瞳孔中闪烁
生命的律动
缓慢而低沉的思维
在无诗的国度苟活
在黑暗的边缘摸索
在火车的轰鸣声带着滚滚长烟
通过最后的人生轨道时
他看见了大海
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