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开始我就不认为我能想象灰姑娘和王子以外的人在一起,我想写成一个安徒生式圆满的童话,但我觉得不会发生。甚至,主角都是匿名。

无论是斯特拉波还是夏尔·佩罗的童话中,灰姑娘都有一个共性:受不公正对待的女主角,超自然力量的帮助,与男主角相遇,女主角通过某物识别身分,男女主角结合(百度百科)。

可是,有没有可能在灰姑娘还是灰姑娘的时候,就有着喜欢她的人呢?知道她不叫灰姑娘,而是辛德瑞拉。

——题注

那天晚上你看起来很美很美,我想也许你应该知道。我再也不能告诉你这样的故事。但我需要讲述,因为我需要继续前进。

我不想回忆你母亲去世的那个日子,因为我知道你以后会和你的继母和她的女儿一起生活,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她们嫉妒你。你在葬礼中哭泣的时候,我的心碎成了一千块,很久之后才把它们拼回来。我讨厌她们让你工作的安排,我讨厌她们对待你的方式,你告诉我不要担心,不过我还是很想你,我一直在想你。

他们称你为“灰姑娘”,你不得不忍受嘲讽。但是没关系,你说,你的名字叫辛德瑞拉,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记得周末,我经常假装我在工作,以便我可以在那里继续坐下来等着你,帮你背回家的包裹。

那时候我觉得我有机会和你在一起,我想也许你会爱上像我这样的人。但我猜你从来没有注意到我看着你的样子,我爱慕你翡翠般的眼睛和黑发。当你为没有拥有像你母亲一样的金色的头发而忧伤时,我无法理解为什么。

你对我很好。

你的继母在挥霍你母亲留给你的遗产,但没关系,我想你可以考虑我。

我只是一个在老木匠那里学手艺的学徒,不出名也不富裕,但我爱你。

在你去城堡的前一天,我告诉了你我的想法。我对你说,除了我的手和我的心,我什么都没有,但我可以让你笑。你笑了,因为你以为我真的是在开玩笑。

我也去了城堡,我的师傅是国王最喜欢的木工。他在城堡里做了所有造型的栏杆、家具。我到了那里。我没想到会见到你,因为我知道你的继母会逼着你回家。然后我看到了你,你独自站立在走廊,我正看着你黑色卷发上方亮堂堂的蜡烛。没有人认出你,只有我,我被你的美丽、你的优雅瞬间震惊。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拿到这件衣服,但它是琥珀色的,在华丽的光芒映照下,你的眼睛仿佛变成了光泽夺目的玉石。

我穿过人群,试图接近你,但比我快一步,他已经走到了你的面前。我们都知道他是谁,我们都惊愕。你犹豫了,但你说“是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崩塌了。

王子曾要你跳舞,你说是的。

我无助地看着,我为你看他时的笑容而感到痛苦,因为他让你脸红了。虽然我努力工作、努力学习试图赢得你的心,但他只需要说几句话就会让你着迷。我试着向自己保证我今晚会有机会和你跳舞,毕竟,王子不会只与一个女孩跳舞。

但他一整晚都陪着你,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在你看到我之前离开了,我无法和他一起看你。

第二天,国王宣布:你嫁给了王子。

我跑进了树林里,直到我喘不过气。然后哭了,我已经记不起我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

我没有被邀请参加你的婚礼,因为我不重要,不值得被邀请,也许你想让我出现在那里,也许只是规矩所不允许,也许没有也许。但不管怎么样,你成为了她的公主,一切都结束了。

我爱你,但你从来没注意过我,我只是一个男孩,他是一个最优秀的男孩。

你的童话成真了,但不是我的。

他答应你一个宫殿,我答应让你笑。

他觉得你的新礼服很漂亮,我觉得你的那擦拭脸颊的有污垢的旧手帕很漂亮。

当你站在王国的顶点时,你成为了他的公主。即便在我们赤脚穿越小溪的时候,你也总是我的公主。

也许这是最好的,也许从来没打算过。

但无论哪种方式,即便多年以后你是那个被千万国民爱戴的王妃,你也永远是我的小灰姑娘。